中华文氏宗亲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闻 公告 导读 排行 人物 历史 政治 谱载   文化 文学 艺术   每日签到 手机社区 繁简转换   商城 起名 游戏
广播 淘帖 分享 记录 文化 经济 专家 收录 族规 研究 讨论 友情连接 转贴工具 在线改图 修谱 下载 许愿

父亲在我心中

2017-6-14 21:26| 发布者: wen413058| 查看: 82| 评论: 0|原作者: 文必标|来自: 湖北省文氏宗亲总会《正气家声》16年刋

摘要: 父亲在我心中文必标 2002 年 6 月 26 日凌晨,父亲普通而不屈的心脏停止跳动。他走完七十六年的人生历程,离开了含辛茹苦养育的儿孙们。 按老家习俗,父亲在家停丧三日。我们兄弟三人为父亲举行了简朴而不失隆重 ...
父亲在我心中
文必标

     2002 年 6 月 26 日凌晨,父亲普通而不屈的心脏停止跳动。他走完七十六年的人生历程,离开了含辛茹苦养育的儿孙们。

       按老家习俗,父亲在家停丧三日。我们兄弟三人为父亲举行了简朴而不失隆重的葬礼。请来歌舞班子,在门前搭起了宽大的戏台。阵阵哀乐声中,前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花圈摆满了禾场。毛嘴竹器厂与父亲同过事的耄耋老者拄着拐杖蹒跚着来了;父亲亲手带出的众多徒弟们来了;对河文庙的族人们来了,湾子里男女老少都涌出家门,前来最后看一眼他们眼中的“爹爹”、“好人”。
       杠上一声暴吼,启灵了。低沉悠绵、催人泪下的哀乐和凄凄惨惨的唢呐声,还有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在耳边回响。孝子的脸上都被涂上了重重的墨迹。我手捧父亲的遗像,一会儿在灵前双膝跪地,一会儿又站起身缓缓后退。凝重而木讷的我在一圈白布围成的素洁方阵里任人摆布,心头充满忧戚。恍惚间,父亲平凡而坎坷的一生萦绕在我的心中。

       民国十六年(1927)二月十五日,父亲出生在梁城垸这块多灾多难的土地上。由于家贫,父亲少年时只读了两年私塾便跟随祖父,以他的勤奋和聪颖学得一手过硬的篾匠手艺。在父亲十八岁那年,劳累和疾病夺走了祖父的生命,从此,父亲以长子的身份肩负起了一个苦难家庭的责任。
      祖父过世时正是中华民族抗日战争如火如荼的日子。受当时革命潮流的影响,年轻的父亲参加了由共产党领导的抗日乡村民兵组织基干队。一次在月堤拐的晚间巡逻执勤中与下乡清剿的黄卫军遭遇,民兵基干队被黄卫军开枪追击,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了父亲的左臂腋窝处。父亲忍痛在月堤拐湾后扑进通顺河泅渡到对岸,躲避了如狼似虎的黄卫军的追捕。
       父亲死里逃生,回家后便带伤卧床。丈夫离世、长子受伤,面对十三岁的小女和年仅七岁的幺儿,多少个日夜,祖母以泪洗面。为了给父亲治伤,祖母忍痛卖掉了老屋的一杉列子,所得虽然有限,也得以为父亲延医疗伤。后来卖列子的钱花光了,伤口仍然没有愈合,祖母只得用南瓜瓤子做敷料为父亲土法医治。天意怜幽草,祖德惠子孙。在家贫而又缺医少药的年代,父亲凭着年轻的体魄和顽强的毅力,终于战胜伤痛,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
       伤好后的第二年,为了母子四人及照顾瞎子大爹二老的生活,十九岁的父亲娶回了我们的母亲。从此,两个苦命人相依为伴,撑起了这个支离破碎的家。
       日本投降,抗战胜利了,但 1946 年到 1948 年间家乡依然是战火纷飞、兵荒马乱。荒年饿不死手艺人。这三年,父亲和母亲挑上竹篾担子,带着年幼的小爷,一次次离乡背井到外地逃荒。父亲凭着篾匠手艺走乡串户,给农户修修补补换取微薄的酬金养活家人。大姐芝兰就是父母在逃荒当阳河容时出生的。

       雄鸡一唱天下白,1949 年家乡得到解放。一生富于正义,期盼和平与平安的父亲积极投身到共产党领导的一系列运动中。1950 年到 1954 年间参加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和清匪反霸斗争。建国初期一段时期流窜土匪猖獗,父亲晚上参加民兵巡夜,刚回家睡下,听到湾子里赶土匪的叫喊声,又马上起床,拿起红缨枪出门赶土匪。
       1956 年,父亲积极投身于社会主义工商业改造运动中,在珠玑寺参与组建了毛嘴竹器合作社珠玑分社。父亲历任技术师傅、会计、厂长,用他在旧社会学到的一技之长,为推动地方的工商业改造起到了积极作用。父亲在竹器厂任会计期间(那时的会计既管账又管钱),一次到信用社去取五百元现金付楠竹款,由于卖主急等着要钱,父亲取钱后没有清点便匆忙离开了信用社。回单位后才发现信用社营业员实付了一千元现金,多出了整整五百元,这可不是小数。已经是傍晚下班了,父亲自己为营业员着急,特意再次去信用社让营业员核对现金出入账,归还多出的五百元现金。开始时这位女性营业员态度生硬,认为父亲占用了她的下班时间,很不耐烦。父亲诚恳地向营业员说明原委,这位粗心的营业员才仔细地82检查当天的现金收支。父亲还上了那笔凭空多出的现金,才心安理得地回家休息。父亲使这位信用社营业员避免了一次严重的错误,她对父亲感激不已。

       父亲在 1958 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工作中更加兢兢业业,年年被评为沔阳县轻工业系统的先进工作者。1965 年,父亲用他精湛的篾匠手艺编出了“勤俭节约”、“劳动光荣”等嵌字竹器工艺品参加湖北省轻工产品大比武,荣获二等奖。1973 年,父亲又编织了以上同类产品和竹碗等工艺竹器品,代表中国民间手工艺精品展销日本,赢得外国友人的好评,为中华民族的手工业艺术增添了光彩。

       父亲为人谦逊,与长者同行决不走在人前,以至让别人总说他是一个迂腐先生,说“他郎礼行大”。父亲对人礼数周全,在通顺河两岸有口皆碑。父亲又是一位公而忘私的人,一生乐善好施,德隆乡里,是众多亲友乡邻眼中的大好人。只要是帮人的事情,他总是有多大的劲便使多大的力;一旦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哪怕自己吃亏也要兑现承诺;自己有的东西,哪怕一点点也要与人分享。父亲常常教导我们子女要老老实实做事,清清白白做人,宁可人负我,切莫我负人。殷家滩有一位叫许承松的老人,九十多岁了仍是每天孤身一人挑着担子走乡串户收破烂。老人每次挑担走到家门口,父亲总要放下手里干活的篾刀,把老人请到家里喝杯茶,聊聊天,有时候还叫上旁人陪老人家打上几圈“上大人”,并留老人在家吃一顿可口的饭菜。家族中谁家发生家庭矛盾,第一个想到的调解人总是“爹爹”,而父亲总是放下手里的活计上门解交。父亲上了门,族家的纠纷总能很快平息。父亲无私为人的名声,至今仍享誉通顺河两岸。

       七十年代初我们兄妹七人,家大口阔。大姐出嫁,弟妹幼小,母亲一人在生产队上工,一年到头,队里分的那点口粮根本不够吃,一家人备受饥寒。在毛嘴竹器厂,父亲的工资也才四十八元钱。为了我们兄弟姐妹,父亲自制了一个十二芯的煤油炉,每天用煤油炉在宿舍炖红苕吃,用省下来的伙食费到粮所买点细米回家缓解儿女们的饥饿。那几年,父亲几乎吃遍了毛嘴各地出产的红苕。父亲含辛茹苦,用克己和节俭支撑了我们三兄弟的学业。在父亲的心目中只有家庭和儿女,唯独没有他自己。
       1999 年时我已经在毛嘴镇街上独立建起了一幢三层小洋楼,并在自己家里做杂货生意。还记得父亲临终之前在我家团年的情景。大年三十,我的生意依然很忙,直到下午三点多钟才能抽出时间到老家去把父母接过来吃团年饭。我让父母亲并排坐在首席,我边吃饭还要边起身应付零星的生意。父亲看着为生意忙碌的我,又慈祥地看着两个般长般大的孙子,舔犊之情始终挂在瘦削的脸上。两个孙儿轮流向胡爹敬酒,胡爹高兴,小酒杯总能一饮而尽。饭后,父母满意地坐下来同儿孙聊天,由衷地夸奖儿媳妇:“杨美做的菜好吃,就是蒸鱼太咸了一点。”父亲说得无意,我却听得用心,这是我永远的遗憾。太忙,没有抽时间去街上买新鲜的草鱼,只好用一条前些日子买的、腌过了的鲤鱼代替,让父亲吃了最后一餐咸咸的蒸鱼。要是能在大年三十的早晨买一条新鲜的草鱼清蒸该多好!子欲孝而亲不待,这碗咸蒸鱼成了我们夫妻二人永远的痛。
       父亲得的是肺心病,当病情沉重时双腿浮肿,举步维艰。我们在毛嘴医院为父亲联系了床位,但父亲坚持不肯住院,一定要退床回家。我们知道父亲是怕增加儿女们的经济负担,最后还是母亲决定让父亲回家养病。父亲在病重的日子里大小便失禁,床边是我们兄妹六人轮流护理。父亲稍微清醒时并不提自己的病痛,而是忧心儿孙们在床前为他熬夜辛苦。父亲不让我们兄妹围在他的床边,要大家各自去休息。父亲一生好强,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想到的依然是儿女,是怕儿女们过度劳累。

       送葬的队伍逐渐拉长。灵棺移动不久,略显燥热的天空忽然间乌云拢聚,天幕低垂。不一会,一阵凉风吹过,又云开日出,清凉怡人。这是老天在为我们逝去的父亲默哀。送灵的队伍在一圈白布的包围下缓缓移动,后面是花圈摆成的长队,两旁是前来送父亲最后一程的亲友和乡邻。专门从镇上请来的摄影师扛着录像机跑前跑后,为我们录下这一刻难忘的时光。
       我们儿女千呼万唤,揪人心肺的哀号再也唤不回老父沉沉睡去的生命;众乡邻泪雨纷飞、殷殷细语,最终也叫不醒德誉乡里的老人。
       父亲在七十六年的人生岁月里抚育了我们这一群儿女,而当我们兄妹稍有能力回报的时候,他老人家却又不愿拖累儿女,毅然决然地离我们而去。
       父亲是一位普通的老百姓,又是一位出色的手艺人;是一位享誉通顺河两岸的“好人”,更是一位伟大的父亲。他是湾子里乡邻眼中德高望重的长者。
       父亲永远在我心中!
     (本文章摘自湖北省文氏宗亲总会《正气家声》16年刋)

2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