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氏宗亲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闻 公告 导读 排行 人物 历史 政治 谱载   文化 文学 艺术   每日签到 手机社区 繁简转换   商城 起名 游戏
广播 淘帖 分享 记录 文化 经济 专家 收录 族规 研究 讨论 友情连接 转贴工具 在线改图 修谱 下载 许愿

民族英雄文天祥画像浅析

2018-9-3 13:46| 发布者: wen413058| 查看: 381| 评论: 1|原作者: 文佳明|来自: 文佳明

摘要: 在照相机发明以前,一个人身姿容貌长得如何,就只能以文字描述或画像流传了,但是否失真?就得取决于作者的水平和画师的技艺功底了,故人们对于自己崇拜、敬仰、仰慕的古代伟人、英雄、名人往往只能凭脑海意画,想象 ...

文天祥画像浅析
湖北 文佳明

        在照相机发明以前,一个人身姿容貌长得如何,就只能以文字描述或画像流传了,但是否失真?就得取决于作者的水平和画师的技艺功底了,故人们对于自己崇拜、敬仰、仰慕的古代伟人、英雄、名人往往只能凭脑海意画,想象出一个心目中的形象了。文天祥是中华民族的英雄,也是我们文家的一位名贤先祖,值得我们永远去敬仰、缅怀!天祥公的形象如何?非常幸运,史料中留下来许多的文字记载和画像。

        对于天祥公容姿的描述:《宋史文天祥传》“体貌丰伟,美皙如玉,秀眉长目,顾盼烨然”。(宋)邓光荐《文信国公墓志铭》“公高明俊朗,英悟不凡”。另在(元)刘岳申、(明)胡广等人的《文丞相传》“英姿隽爽,目光如电”。从这些文字描述看,显然天祥公是位身材魁梧、浓眉大眼、容貌俊朗的美男子!是亲眼所见?还是凭想象?是本就如此颜值?还是人为美化?画像画于何时?是照真人所画?有否失真?目前尚未见有明确的答案。


       静下心来潜心去做事,总会有所收获,说不定还有意外惊喜。近一月来静心看家谱,不经意间发现广东家谱信国公像赞中有一篇文隆公写的记载天祥公画像的文章。这篇文字我在其他史料尚未见到过,就连研究文天祥的刘文源教授收集较为齐全的文天祥资料集中都未收录。隆公这篇文字,应该是一篇十分难得的珍贵历史资料。现根据这份资料的记载,对现在流传下来的文天祥画像做初浅地辨析。

一、文家家藏信国公画像的来历

     家谱记载:“隆子,璧公长子,字尚志,号学溪。精通经史,工于诗文江西推为夙儒,名驰于朝。历任宁州判官、平阳县尹、贵溪县尹等职。生于咸淳丙寅(1266年)二月二十六,卒元至治辛酉(1321年)三月十八”。从隆公经历可以判断此文大致写于天祥公就义(1283年)之后至1321年间。现将文隆公文章原文整理如下:

      先伯父讳天祥,字履善。端平丙申五月二日子时生。宝祐乙卯领乡荐,丙辰进士第一。历官至少保右丞相、枢密使、信国公。至元壬午十二月初九日死节于燕,得年四十有七。此像咸淳癸酉持湖南宪节吏民建生祠时所绘,最得其真。归附家藏止有此本。后南北駈驰,骨气愈老虽若神而不可复见矣!于乎痛哉!姑即此像以朝服绘而藏之。宇宙间必有私识其握节风裁在尚传,访之与此本俱传焉。
     不肖侄隆子书

       从隆公的记叙中可知,当时家藏的天祥公画像只有一幅。是天祥公在咸淳癸酉年1273年)任湖南提刑时,当地吏民为其建生祠时所绘。天祥公时龄37岁,是人生最佳年华,难怪隆公说画像最得其真。因文家仅此一幅画像,极为珍贵,故又按此像以朝服绘了一张珍藏。于是家藏就有了两幅天祥公画像,一幅素服画像,一幅朝服画像。

二、元代民间私藏的信国公画像

       隆公的记载中还认定民间可能还有天祥公画像存在,並打算访察。信国公画像除文家家藏的两幅外是否还有民间私藏呢?于是我仔细查阅资料,不出隆公所料,果然在(明)王祎的《文丞相画像记》中看到有“及来吴中,复得识公遗像,睹其面目严凛,生气肃然。向之感愤叹息者,于是尤拳拳焉。”、“画像为邓所造,今藏袁泰氏家云”记载。从该文中可知王祎元末在袁泰氏家看到了家藏的文丞相画像,画像为邓所造。这位姓邓的画师是何人,因无名,已无法确定。那么袁泰氏家藏的这幅文丞相画像是照天祥公真人容貌所画?还是照文家家藏的画像临摹的呢?这就要弄清王祎是在吴中何地看到这幅画像。王祎(公元1321-1372年)据《明史王祎传》“王祎,字子充,义乌人。幼敏慧,身长岳立,屹有伟度,以文章名世。……同知南康府事,多惠政,赐金带宠之。”另有资料显示“(元至正)十八年,朱元璋率部攻取婺州,祎应召,被任为中书省掾史。二十一年,进《平江西颂》,朱元璋大喜,说:“吾固知浙东有二儒,卿与宋濂耳。学问之博,卿不如濂;才思之雄,濂不如卿。”授江西儒学提举司校理,累升侍礼郎,掌起居注。出任南康府同知,抚定创残,收廪贤士,南康得以安宁。二十七年,朱元璋召议即位礼,因所陈不合上意,出为漳州府通判。”(见百度王祎(历史学家))。可见王祎曾两次到江西即至正二十一年(1361年)任江西儒学提举司校理;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漳州府通判。

       王祎是在何时何地看到天祥公的画像?本人倾向于在赣州。一是南康府在江西北部,距吉安较远,天祥公经历中未到过该地,存有天祥公画像的可能性较小;二是赣州紧邻吉安且天祥公曾在赣州做官,具备为天祥公画像的条件;三是即便不是当时所画,以后临摹文家家藏画像也比南康方便。据天祥公《宋少保右丞相兼枢密使信国公文山先生纪年录》载“咸淳十年(1274)三月,赴赣州,平易近民,与民相安无事,十县素服威信,人自相戒,无有出甲。广人以按堵,故具官设位,家置香火以报恩。”从上述记载中分析,王祎所看到袁泰氏家藏的这幅信国公画像极有可能是当年天祥公治理赣州有政绩,“广人以按堵,故具官设位,家置香火以报恩”所绘制而珍藏下来的。

       这幅画像是否流传下来,不得而知。根据天祥公的经历,这幅画像绘制时间应比文家家藏画像绘制时间晚一至二年。绘两幅画像时天祥公英姿容貌应该不会有什么变化。至于画的是否失真,那就看画师的技艺水平了。但可以肯定文家家藏画像“最得其真”。

三、目前流传于世的天祥公画像与文家家藏信国公画像的关联

       目前流传于世的天祥公画像主要有三类(不含艺术画)。一类为布巾素衣像;二类貂蝉冠(又称笼冠)服像;三类丞相朝服像。这三类画像主要见于祀祠、(北京、玉林、广东、吉安等地文丞相祠)、各地文氏祠堂供奉和史料典籍及文氏家谱中。下面对这几类画像进行辨析:

     (一)布巾素衣像:
主要有刊载于文氏家谱画像、刻画在五坡岭“方饭亭”画像、吴郡名贤图传赞、古籍中的画像以及现富田文家人家藏的天祥公画像。

        1、家谱画像


        富田有文氏始于江右春元公七世孙炳然公由永和到富田教书。《富田文氏六派合谱叙》中记载:“凤冈儒士炳然公馆于富田,爱其山水明秀,命子正中居之,是为富田基祖。”富田文氏宗支建祠堂、修家谱始于天祥公的弟弟文璧。大德元年(1297年)璧公辞官归吉安老家后即着手筹建祠堂、纂修家谱。(注:据文隆子《文氏祠堂记》和刘岳申《广西宣慰文公墓志铭》“自广西归, 日不暇给,以丞相前请,得加封三代。买先庐之沒入者,命子隆子稍仿古制,建家庙祠惠国”)当时元朝虽然没允许大范围公开祭祀天祥公,但在家乡建祠堂祭祀是得到元朝最高统治者敕令批准的(注:郑玉《为丞相乞立文天祥庙表》“干冒天威无任战栗之至。,谨昧死奉表以闻”,“为丞相乞立文天祥庙”)。建祠堂祭祀天祥公显然需要画像供奉,纂修家谱一般也会将天祥公画像刊印传世,因此画像肯定要真实呈现其容貌神态,而文家只有天祥公一幅画像,故我判断家谱中这幅画像应该就是按原家藏画像摹画的,最接近原画。故题为“宋信国公遗像”,可能是用于供奉。

        2、方饭亭画像




     方饭亭画像,据有关资料记叙:明代“正德”十年(1515年),为赞颂文天祥的浩然正气,由邑生吴子昌提请广东提学章朴庵恩准,令海丰知县杜表、县丞陈义、教谕林右、训导万秉和等协力同心,于五坡岭上建立“表忠祠”。不久,惠州守备陈祥又建“忠义牌坊”于“表忠祠”之前(祠之南面),又建“方饭亭”于祠之后。惠州知府甘公亮从其家乡庐陵取得文天祥画像,勒像于石,并于画像石碑上题刻其衣带铭:“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这一记载可从惠州知府甘公亮所撰《宋丞相信国文公遗像记》得到印证。甘公亮记中写道:“此吾庐陵文文山画像,宋丞相信国公也。像有赞,公手笔也。 其曰:‘而今而后,庶几无愧。’”,“正徳戊寅,有惠州之命,便道归省,于邑人文氏得拜观焉:刚烈如生,赭颜朱衣,面东南而背西北。因叹曰:‘公画像寓意如此。观公像,未有不知爱其君者也。’于是模写而还。是年十一月,海丰令来议祀礼。盖先是提学金华章公、前守高安陈公作祠于五坡岭,以端化民善俗之本,至是告成矣。 祠成,貌公于堂,弗肖公。非公而祀焉,非礼也,乃取是像勒石祠中。”

      从上述记载可知方饭亭画像摹于天祥公江西老家。是富田还是永新?甘公亮是江西永新县人,省亲当回永新。而永新正是天祥公上13世祖春元公的开基祖地,有许多支文氏居住在那里。甘公亮记中有“文氏言此像昔流落安成田舍,翁以为神而藏之。文氏有曰庭佩者,偶止而宿焉。中夜如物走梁,铿然有声。旦视之,则公之像也。公之神在天地,不有司之者乎!”文中提及的这位庭佩公正是永新文氏五修家谱的撰修者。谱中刊印的正是上面那副“宋信国公遗像”。极有可能甘公亮访到庭佩公所编家谱中有信国公遗像后,而去“模写”并听到信国公遗像的故事才记入《宋丞相信国文公遗像记》中的。而与之同时期修编的富田文氏族谱刊印的是另一幅着朝服的画像且未题有遗像字样。因此我认为甘公亮在永新取得文天祥画像的可能性较大。

        3、古籍中刊印的画像

       这幅画像是北京文丞相祠内“文天祥生平事迹展览”厅展示的宋文丞相国公像。瞧这幅画像是不是与家谱中的画像是否相像!


《吴郡名贤图传赞》

      清顾沅撰,孔继尧绘,清道光九年(1829年)长洲顾氏刊本。


      以上这几幅画像与谱载的“信国公遗像”不论从衣冠服饰还面貌姿态与“信国公遗像”都十分相近,可能也是照“信国公遗像”画的。               

       4、现富田家藏画像


  

     以上是中央电视台《寻宝·走进吉安》节目,吉安富田文天祥23代后裔文先恒将文家代代相传的珍贵藏品带到节目鉴宝的文天祥的手书及画像。文天祥手书及画像当选吉安“民间国宝”,并获评“最具历史文化价值”奖。其手书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文家家藏天祥公画像一直由天祥公后裔代代相传珍藏,在文氏家谱资料中多有记载:

       元许有壬(1286~1364)《文文山画像赞》:“有壬早慕文山公风节,与其孙富游,尝序公传,而未得公像,意其雄杰峭异若太史公,疑张子房为魁梧奇伟也。富弟实奉图求赞,始遂瞻拜。乃温其如玉焉,然其栗而廉者,不可掩也,仁者必有勇,公之谓也”……。可见元时天祥公画像是由天祥公之嗣子升公之子富公或实公珍藏。

      明朝罗洪先(1504-1564)《庐陵富田文文山先生画像记》“嘉靖癸卯(1543年)冬,先生裔孙思中(天祥公十一世孙)由富田以持画像来,布巾素衣,丰神朗逸。如史所称,炯目丰準,若或见之。於乎,岂非大幸哉!方先生少时,豪岩雄放,彼固一时也……古人有言:死而不亡。呜呼!是岂容貌之谓哉?人之惜身,固惟恐其亡也,然而不知惜此,何也?思中以其先常宝是像数百余年, 方问学于余,属余为记,故于其前敬书以归之”。

       另外清毕沅(1730-1797)曾写有《敬题文山先生遗像家书卷后》诗等记载。

       宋文信国公小影这幅画像上款为丙辰(1916年)五月邑后进王补拜瞻并题。宋文信国公小影这幅画像在《寻宝·走进吉安》现场,故宫博物院单国强研究员鉴定时认定为王补所画。可画像上款为邑后进王补拜瞻并题,没有下款和印章。此画像是否为王补所画?本人是外行不敢妄论。但我查到王补曾为文信国公像题过赞,赞曰:“于伯夷见圣人之清,于信国见臣道之洁。同此得仁,是为完节,浩气赤心,精忠碧血。国故凜然,瓣香永爇。后学王补敬题” 井冈山师范学院中文系刘文源教授还特别注明“此赞题在文天祥画像上端”。那么王补的赞题在哪幅画像上呢?若不是这幅,那就还有另外一幅?结合王补在宋文信国公小影画像上款为“拜瞻并题”,若此画为王补自己所画,却题“拜瞻并题”,这样的题款让人费解,似乎不大合理?若拜瞻另外一幅,将“拜瞻并题”又题写在这幅画像上,似乎更不合理?是否有这种可能,此画像是他人所画或就是家藏画像,画像上无款,王补看后,题赞并在画前题了“宋文信国公小影”画名 并落“丙辰(1916年)五月邑后进王补拜瞻并题”款?

       关于这幅画像及手书(清)陈三立在《题文信国公画像》文中有这样的记载:“庚申(1920年)五月,王君泽寰、王君笃、余自庐陵游江南,携示文信国公画像及手札墨迹,谨题其后。乡后学义宁陈三立”。文中王君泽寰即王补的字。(王补(1864~1923),原名龙文,派名代仁,字泽寰,自号平养居士,又号髯俯,补泉。光绪二十一年(1895)进士第三,授翰林院编修,迁国史馆协修,改名补。著有:《吉安螺山宋文丞相祠志不分卷》、[宣统]《庐陵县志二十八卷首一卷末一卷》、《平养堂疏稿一卷》、《平养堂诗存二卷》、《平养堂文编十卷》、《平养堂文存十六卷诗存二卷联存一卷附录一卷》、《平养堂诗集六卷》、《平养堂四稿五种十六卷》。)可见王补不仅在1916年为文家家藏信国公画像题过赞还看过天祥公的手书,而且在1920年与陈三立等人游江南时还将文家家藏文天祥的手书及画像带在身上,并请陈三立为画像题了赞。现在天祥公画像被鉴定为王补所画,那么当时文家是否还存有家藏的天祥公画像呢?若已没有天祥公画像,王补又如何在天祥公画像题赞?王补又是照什么为蓝本画的天祥公画像?难道王补拜、瞻、题的都是自己画的这幅画像?若当时文家存有代代相传的天祥公画像,现在家藏的又是王补画的,而天祥公手书又是真品,那文家代代相传的天祥公画像又到哪儿去了?

       总之对于这幅画像存有许多疑点,建议富田文家人再请专家对于这幅画像进行认真、科学地鉴定,得到一个准确的结论。

      (二)貂蝉冠(又称笼冠)服像

       主要有刊载于文氏家谱画像、供奉在北京等地文丞相祠的画像、石、木刻像及古籍中的画像。

        1、家谱画像


        天祥公的这幅朝服画像刊在富田文氏家谱中。但这幅画像上的服饰看上去好像不是很合规。首先头戴的好像是貂蝉冠。据《宋史·舆服》四:“貂蝉冠,一名笼巾,织藤漆上,形正方,如平巾帻。饰以银,前有银花,上缀玳瑁蝉,左右为三小蝉,衔玉鼻,左插貂尾。三公、亲王侍祠大朝会,则加于进贤冠而服之。”其二,大袍上的盘领似乎与宋代圆领袍又有区别,具有元明时期特征;三,手中所握笏板也好像与天祥公的身份不符。故我分析,有可能此画像就是照隆公所记叙的“故又按此像以朝服绘了一张珍藏”的那副朝服画像刊印的。极有可能当时民间画师对于宋朝舆服律制规定不是很清楚,就画成这样了。家谱中还刊印有天祥公父亲赠太师、惠国公文仪画像,可能出自一人之手。

 赠太师、惠国公文仪画像

  虽然家谱中朝服画像画得不太合规,但恰好可证明,此画像早于其他同类画像,可能是璧公、隆公修谱时所绘流传下来。

        2、吉安学宮先贤堂和吉州忠节祠供奉的画像

吉安白鹭洲书院木刻像

  据祥公《纪年录》壬午注记载“至治三年癸亥,吉安郡天庠奉公貂蝉冠法服像,与欧阳文忠公修、杨忠襄公邦义、胡忠简公铨、周文忠公必大、杨文节公万里、胡刚简公梦昱,序列祠于先贤堂, 士民复于城南忠节祠增设公像,以肯斋李芾配。庐陵旧有“四忠一节”之称,今为“五忠一节”云”,也就是说在元至治三年(1323年),距离天祥公就义约四十年的时间,文天祥已入祀吉安学宮的先贤堂与吉州忠节祠。文中明确说明供奉的是天祥公貂蝉冠法服像。显然,当时只有文家有天祥公的画像,吉安学宮先贤堂与吉州忠节祠要供奉画像必然会照文家家藏画像绘制。从上面吉安白鹭洲书院木刻像可以看出,可能出自专业画师之笔,画服饰绘制完全符合了朝舆服律制规定。

         3、北京文丞相祠石碑画像

 文丞相祠塑像

 
北京文丞相祠《宋文丞相信国公像》清刻石碑

北京文丞相祠《宋文丞相信国公像》新刻石碑

      北京文丞相祠,据(明)杨士奇《文丞相祠重修记》记载“北京之有公祠,洪武九年(1376年),前北平按察副使刘崧始建于教忠坊,今顺天府学之右,而作塑像焉。永乐六年(1408),太常博士刘履节奉命正祀典,始有春秋之祭于有司,岁以顺天府尹行事。宣德四年(1429年),府尹李庸始至,谒公祠下,烛瞻祠宇,敝陋弗称,遵用诏旨,葺而新之”,后万历八年(1580年),清嘉庆五年(1800年),道光七年(1827年)以至民国均有修葺。现存原祠堂大门、前殿、后殿。堂屋内保留有原祠堂的部分珍贵文物。如明《宋文丞相传》石碑、清《重修碑记》石碑及《宋文丞相国公像》碑等。将《宋文丞相国公像》碑像与吉安白鹭洲书院木刻像对比完全相同。塑像容貌装束与碑像相同。北京文丞相祠晚于吉安学宮的先贤堂与吉州忠节祠修建,可能建北京文丞相祠时就是照吉安学宮先贤堂和吉州忠节祠画像所塑像和刻画的。
 
        4、其他画像

  
       此画像出自何处尚未查到。但从貂蝉冠形制来看,可能绘制于明朝。据《明史.舆服志三》,明代貂蝉冠形制与宋代相似,“一品至九品,以冠上梁数为差。公冠八梁,加笼巾貂蝉。”用于有爵位的官员(公侯伯)及驸马穿着朝服、祭服时佩戴,一品以下官帽皆不用笼巾貂蝉。而元代吉安学宮的先贤堂、吉州忠节祠和明初北京文丞相祠天祥公貂蝉冠上只有七梁,天祥公封信国公按明朝舆服制“公爵”应该有八梁。但明朝前无此规定,画七梁是合规的。这幅画像画的是八梁,符合明朝舆服制,明显是明朝时期画的无疑。


  这幅文信国公真像流传也很广,是苏州周顺昌(1584年-1626年,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进士,明朝官吏,东林党人。字景文,号蓼洲,南直隶苏州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在明朝天启元年(1621)所画。且不论容貌是否相像,单就让宋朝的天祥公着一身明朝的服饰,就有点不伦不类。

      (三)丞相朝服像

供奉于富田文氏祠堂

各地文氏祠堂供奉

广西玉林文氏珍藏

  前两幅画像基本相同,典型的宋代长翅帽,手持象牙笏,只是朝服颜色有所不同而已。画像容貌、身姿、神态、气质与文字记载和家藏画像的形象较为接近,是一幅能展示天祥公作为民族英雄的英姿、气势、风范和威严的画像作品。

  通过对几类流传的天祥公画像的分析,文家家谱中传承下来的天祥公画像以及吉安、北京等地祠堂的塑像、石碑、木刻的天祥公貂蝉冠服像,和供奉于富田文氏祠堂的画像,是以文隆公所记载的那幅“最的其真”画像摹绘的,较为真实、客观地展示出了天祥公英姿风采。

         其他画像:

 

         清著名国画家、书法家、篆刻家吳昌硕所画。

           这幅画像本人看着很不舒服。



          这幅看上去也不是很舒服。

           感觉有点老态。

 
 
附:收集历代名人为天祥公画像赞
  
       (宋)邓光荐《信国公像赞》曰:东南英气萃于其身,可死其身,不死其神。 目煌煌兮疏星晓寒,气英英兮晴雷殷山。头碎柱兮璧完,血化碧兮心丹。呜呼!孰谓 斯人不在世间?
 
       (宋)刘辰翁《文文山先生像赞》: 间然忽忽,万古咄咄。天风惨然,如动生发。如何寻约,亦念续刍。岂可英爽,犹累形躯。同时之人,能不颡泚。昔忌其生,今妒其死。  焉有如此,血在人下;焉有如此,而获令终。其像不下钦若,其量不及魏丞,所以为世之所重者,为宋五忠。鸣呼!此庐陵之风。
 
       (宋)王幼孙《信国公像赞》:宇宙内事,已分内事。况食其禄,而位其位。臣身万段。臣死无二。孰能使之烈烈,无愧淸气、正气、闲气、英气!
 
     (元)刘岳申 死亡其元,生爱其膝。宋亡谁谥?宋史谁笔?当日穆陵不可第七,万古庐陵进士第一。
 
     (元) 许有壬《文文山画像赞》:有壬早慕文山公风节,与其孙富游,尝序公传,而未得公像,意其雄杰峭异若太史公,疑张子房为魁梧奇伟也。富弟实奉图求赞,始遂瞻拜。乃温其如玉焉,然其栗而廉者,不可掩也,仁者必有勇,公之谓也。赞曰: 精金不蚀,贞玉不磷。昆冈火炎,乃流乃焚。不流不焚,孰为首贞?摧抑百至,而力不衄。间关万状,而气益振。我公之心,矢如此水。我民我人,我疆我理。独有入海,万一振起。天实厌宋,臣力竭矣。慨慷就俘,气言愈厉。谈笑燕市,取义得义。一 言—动, 足为人师。若曰父母有疾,不可以难愈而不药,则百世之训彝厚颜, 鄙夫偷生一时,死何所遗?壤腐冰澌,公乃不死,孰得而死之?予今见公图绘,固严霜烈日之梗,概而景星凤凰,尤足以慰后世快睹之思也。
 
       (元)苏天爵《文丞相画像赞》:早游学宫,即思尽忠。入对大廷,直言匪躬。行都之召,天命已改。倡义兴师,奋起岭海。如人初疾,委之庸医;及厄于危,卢扁何施?慷慨仗节,从容就死。表著臣则,张皇人纪。彼士肤敏,富寿安荣。肃瞻公像,凛然犹生。
 
       (明)于谦《文山先生像赞》:呜呼文山,遭宋之季,殉国亡身,舍生取义。气吞寰宇,诚感 天地。陵谷变迁,世殊中异。坐卧小阁,困于羁系。正色直词,久而愈厉。难欺者心,可畏者天。宁正而毙,弗苟而全。南向再拜,含笑九泉。孤忠大节,万古攸传。载瞻遗像,清风凛然。
 
     《信国公像赞》:赵宋三百年之治教萃于此,赵宋三百年之神灵止于此。矻砥柱于颓波,遡大川而独逝,不有先生曷其有以,鸣呼!烈烈丹衷,凛凛生气,伯仲三仁,纲常万世。
       奉训大夫福建提举权福建江西等处行枢密院参议萧谌
 
     (清)王补《文信国公像赞》:于伯夷见圣人之清,于信国见臣道之洁。同此得仁,是为完节。浩气赤心,精忠碧血。国故凛然,瓣香永爇。

 

       因本人不懂书画艺术,文中可能说了很多外行话,分析也不一定正确,请各位行家和宗亲,不吝赐教,多提宝贵意见,以便我修改完善。

      (作者:文佳明(荆楚山人) 、戊戌年初秋、湖北)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雨后彩虹 2018-9-6 07:50
佳明宗亲文章博采严谨,读罢心旷神怡!

查看全部评论(1)

关闭

热点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关于我们|网站地图|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华文氏宗亲网. ( 湘ICP备14001527号-1 |

GMT+8, 2020-7-12 04:07 , Processed in 15.738645 second(s), 3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