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氏宗亲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闻 公告 导读 排行 人物 历史 政治 谱载   文化 文学 艺术   每日签到 手机社区 繁简转换   商城 起名 游戏
广播 淘帖 分享 记录 文化 经济 专家 收录 族规 研究 讨论 友情连接 转贴工具 在线改图 修谱 下载 许愿

文年生将军家庭与桃花江的情缘

2012-6-2 20:52| 发布者: wen413058| 查看: 1232| 评论: 0

摘要:   文年生,共和国开国中将,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曾任湖南省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文年生是毛泽东的爱将,毛泽东曾在他的照片上亲笔题词:“生产教育两者兼顾,书赠文年生同志,毛泽东。”1968年,他被林 ...

 
     文年生,共和国开国中将,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曾任湖南省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文年生是毛泽东的爱将,毛泽东曾在他的照片上亲笔题词:“生产教育两者兼顾,书赠文年生同志,毛泽东。”1968年,他被林彪反革命集团迫害致死。1970年,将军遗孀苏枫携幼子来到桃江避风,且一住四年。随后,毛泽东在苏枫写给他的信中作了批示,文年生得以平反昭雪。前几年苏枫逝世时,她在病床上反复嘱托儿子文仲夫:桃江人民淳朴善良,重情重义,你一定要代我去看望他们……
2008年11月24日,初冬时节的桃花江畔,依然是满眼的绿,满目的果。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副院长文仲夫少将专程从北京来到桃江,在县人武部和县政协领导的帮助下,根据母亲的描述,很快就找到了78岁的郭慰连和71岁的曾庆彬老人。少将把两位老人请到广通大酒店,把盏叙旧,答谢友情。将军的到来,将一段尘封了38年的旧闻重新开启,一个将军家庭与桃花江的情缘故事开始在县城传播。

         1970年初夏,一位操外地口音的中年妇女带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来到桃江,悄悄地住进了原桃江县税务局(后来的县纺织品公司)的二楼。跟随她来的是两位身着军装的年轻战士。县武装部几位同志草草替她把家安顿好,铺了一张简易床铺,安排好了米、油、煤球等基本生活用品后,中年妇女随即就把门关上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很难见到她的身影。随后不久,又有三四户有部队身份的“不速之客”入住同一层楼。
         中年妇女名叫苏枫,当时系广州军区总医院党委书记,正师级。其丈夫文年生,生前系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有过显赫的经历。他亲身经历了中央革命根据地第一至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参加了艰苦卓绝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从一名普通战士,到班长、排长一直成长为兵团副司令员、参谋长。解放后,历任湖南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中南军区第二副参谋长、广州军区副司令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是党的八大代表和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林彪一伙的诬陷迫害,1968年6月含冤去世。
         中将的死,没有免除家庭的不幸。苏枫和年幼的孩子像飘零的落叶,被一阵狂风吹落到了湘中这个小县城。
          时间一长,与苏枫打交道的人逐渐多了起来,特别是当时县里刚刚成立了一个电力指挥部(办公地点设原供销社,后来的百货大楼),其食堂就在苏大姐住的楼下,指挥部里就有两位年轻人,他们对苏枫大姐仍然记忆犹新。今年71岁的曾庆彬老人回忆,当时他才33岁,抽调到县电力指挥部工作,负责工程设计。到食堂用餐时,经常看见苏枫,有时打个招呼。在他的记忆中,苏枫很有气质,穿戴也非常新潮,特别是夏天常穿睡衣,令他们大开眼界。“那时我们见都没有见过睡衣”。但苏枫为人谦和,偶尔与人交往没有一点架子。苏枫没有工作任务,她很少抛头露面,如果不是她带来的小名叫“毛伢子”的满崽,那就更难见到她。毛伢子当时十来岁,非常调皮,“少年不知愁滋味”。他时常扛着气枪到处打麻雀、斑鸠。有一次,毛伢子在打气枪时不幸伤了手,这可急坏了苏枫。当时正巧被在食堂吃饭的郭慰连看到了,他连忙丢下碗筷,同另外一个同志,急忙把毛伢子送到县人民医院进行包扎,取了药把他送回来。苏枫对他们的帮忙感谢不尽。年届不惑的郭慰连,是从县直单位抽调到县电力指挥部的,曾担任过副指挥长,他是曾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军人,身材高大,快人快语,有一副热心肠。从此,郭慰连在生活上给了苏枫母子无微不至的关照,苏枫住惯了“将军楼”,住这样简陋房子有些不习惯,何况又是孤儿寡母的,总感觉缺少一种安全感,郭慰连知道后,提出给她房子安装一个铁门,并帮她设计图纸,购买材料,请电工师傅焊接、安装了一扇铁门。桃江没广州暖和,冬天寒冷,当时没有暖气没有空调,为了使苏枫母子不至于挨冻,郭慰连就将自己单位发的四包木炭送了一半给她,当郭慰连将两包木炭扛到她家门口时,这位家中惨遭不幸、生活在颠沛流离中的苏大姐感动得热泪双流,这两件小事使她感受到了人间至善至美的真情。这样一来,两家之间也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并由此有了将军夫人临终前一再嘱托儿子千里迢迢到桃江寻亲感恩的佳话。
        因毛伢子太调皮,而苏枫又不善打理家务,她便拜托郭慰连帮她请了一位保姆,请了保姆后,苏枫母子的生活有了明显改善,她也偶尔把家托付给保姆看管,自己到外走动。苏枫走动的人家不多,基本上只有郭慰连一家,她有时也向郭慰连和老伴倾诉家庭的不幸。郭家住在戏台坪保卫街,两家相去不远。苏枫来了,郭慰连夫妇总是热情相待,每次都是打擂茶招待苏枫,苏枫也常说:“擂茶好喝”。她从杂货店买了一个擂钵,郭慰连帮她弄来了一根擂茶棒,保姆教她打擂茶,在桃江的后两年,她也学会了打擂茶,还经常请郭慰连夫妇等几位接触较多的人上门喝擂茶。有一次,苏枫拿出一套崭新的军装,送给郭慰连穿。郭慰连拿回家后,左思右想,还是不敢穿,于是第二天又送回了苏枫家。虽然打心眼里明白,苏枫不是坏人,但受当时政治环境的影响,郭慰连夫妇也还是担心授人以柄,惹出麻烦。苏枫除了小儿子毛伢子外,还有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其中二儿子就是文仲夫。当时母亲来桃江时,文仲夫也是20岁了,部队复员后在广州印刷厂工作。虽然远离母亲,但文仲夫时刻牵挂母亲。只要有假,总是千里迢迢来桃江看望母亲和弟弟。由于受条件限制,兄弟俩就只能睡在三楼的乒乓球桌上。文仲夫每次来桃江都是来去匆匆,但每次来后,看到母亲非常安定的生活,听到母亲介绍桃江人的淳朴、热情和乡亲对自己的悉心关照后,都很放心,由此也产生了对桃江的好感。
       1974年秋天,苏枫接到组织的通知,回原单位工作,恢复原职。离开桃江的这一天,省、市、县的领导以及郭慰连和众多的乡亲送别苏枫,送了一程又一程,苏枫饱含热泪对乡亲说:“一定再回桃江,看望大家”。遗憾的是,这个愿望,最终没有能够实现,倒是郭慰连老人后来在广州出差时,去看望过苏枫一次。由于身体等多方面的原因,苏枫没有重来桃江,但她一直也没有忘记桃江,忘记桃江的乡亲。在她离世前,她一再嘱托儿子文仲夫,一定要回桃江看看,看一看这片她生活了多年的热土,看一看给了她关心和温暖的乡亲。虽然军旅倥偬,也是共和国将军的文仲夫却时刻记着母亲的嘱托,轻车简从,于今年初冬时节踏上了桃江的土地,了却了母亲的心愿。
4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最新评论

关闭

热点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关于我们|网站地图|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华文氏宗亲网. ( 湘ICP备14001527号-1 |

GMT+8, 2020-8-7 02:48 , Processed in 15.600165 second(s), 4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