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中华文氏宗亲网 返回首页

雨后彩虹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zqw.cn/?287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千里寻谱  众亲帮助

已有 150 次阅读2018-1-15 09:37

  (一)
  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湖南衡山文氏十二支房,共同修订了《文蓬公派六修族谱》。据谱中记载,湘潭古塘桥房领谱25册,这对于当时已有丁口1300多人的家族而言,无异杯水车薪。相信很多文氏宗亲虽然入了谱,但一生中从未见过族谱,这应该不是稀奇的事情。我们家亦如此。
  听父亲说过,他只晓得祖父一个名讳:文慎斋,叔公:文迪斋。而《六修谱》里是这样记载的:世韺,泽淙长子,字声扬,号慎斋。世韻,泽淙次子,字润生,号迪斋。也许过去谱名只用于祠堂记谱或仅供父母以上长辈呼唤,所以,小辈不知长辈的谱名也应该不是奇怪的事情。
  我的伯父文恒运,这个名字用了一辈子,岂知谱中记载的是“晕”而非“运”,道是字“福生”有些来历,因为几个姑姑都称他为福哥。我的父亲乳名银镯,六岁启蒙,私塾先生按成语“文质彬彬”给他起了学名,从此文质彬这个名子伴随父亲一生,直到88岁谢世。
  父亲的谱名文恒頵,以前一度以为是:均、钧、军;或是君、郡、珺。其实“頵”这个生僻字是个多音字,念JUN,也念YUN,这样,父亲的名字就与伯父的名字有时同音了。这与我的高祖哥俩,一个名祖倚、一个名祖依,有异曲同工之处。这也合理地解释了,为什么私塾先生要重新给父亲起名字的由来。
  (二)
  正是因为我们没有见过族谱的缘故,才造成了名字音同字异的偏差和误解。所以2014年夏天,祖平和志雄两位会长帮我查谱时,结果可想而知,费尽周折,无功而返。虽然如此,我还是非常感激这两位宗亲的。
  当我在《中华文氏宗亲网》上首次发出:有谁知道湖南湘潭古塘桥文氏的询问后,祖平第一时间在我的帖子后面做了回复。告之,湖南文氏总祠有湘潭古塘桥房的一整套族谱,欢迎我随时来衡查询。同时,他又把与我同宗共族的《赤壁谱-湖南衡山之系》的部分垂丝图发到网上,让我知晓了我的九世祖于京公以及之前多位祖宗的名讳,了解了湘潭古塘桥文氏与衡山梅桥房不可分割的联系,以及他们与江右文氏的源远流长。
  志雄会长更是主动联系上我,手把手教会我使用QQ,根据我提供的曾祖父一脉单传,子二女二的信息,把部分“泽”字辈的世系表和房齿录发给我,并助我一一甄别。虽然没有结果,但志雄会长倡导的“我与宗亲在一起”的口号、理念、心胸和情怀,深深地感染了我,让我受益匪浅,至今难忘。
  志雄宗亲文笔好,组织能力强,又有自己的经济实体。他为建湖南文氏总祠倾尽心血,劳苦功高。他是继初林会长后,新一届领导班子的领头雁,真的是名符其实,众望所归。
(三)
  我的老家在湖南湘潭西塘冲,离毛主席的家乡韶山冲不足60里。为躲避抓丁派款,父亲十四、五岁便离开湘潭,飘泊在外,独自谋生。所以,家族中的事知之甚少。他开始给有钱人家当佣人,后来经好心人介绍,在铁路谋到了差事。1952年,父亲携带从未出过远门的母亲和在老家出生的姐姐,来到自己的工作单位北京——铁道部设计院勘测总队。
  我家先后在北京市宣武区新街口菜园6条甲4号、白帽胡同3号居住过4年多。我和妹妹先后出生在王府井、西单石驸马大街铁路医院总院和分院。因为北京住房紧张,租金昂贵,父亲工资的一多半要用来交房租,还要赡养乡下两边的老人,生活拮据,非常困难。于是在1956年春节后举家迁徙到辽宁大连。
  铁道部设计院在大连市八一路建有十栋俄式楼房,周围用两米高的围墙圈起来,称做“铁路大院”。这里条件特好,住屋松木地板铺地,卫生间坐便水磨石,做饭使用自来水煤气,这些都是为工程师们特意准备的。但北京人故土难离,宁愿住狭小的四合院,也不愿到这里来。于是,这十栋楼房全部分给了一线作业的勘测总队职工。只不过原来的二室三室四室分给两家来住,共用一个走廊一个厨房一个厕所。父亲就是这样带领一家人来到大连,至今,我们已经在这里生活了60多年。
  我出生的当天早晨8时10分,北京市正下着倾盆大雨,父亲即兴给我起名雨京。祖父并没有因为我没按“新”字辈取名而责怪父亲,可见,辛亥革命和新民主主义革命以及社会主义革命对旧中国宗法制度的冲击有多大。
  从小到大,从学校到工厂,花名册上总是只有我一个文姓人。我清楚地记得:在搞选民登记时,我所在的7000多人的大工厂,4笔划的文姓一栏里只有我一个人的名字,而在我前面是同为4笔划的王姓几百人。可见文姓在我们这里是多么稀少,这让我感到十分孤独,非常伤感,特别惆怅。
(四)
  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有一个《中华文氏宗亲网》。我兴奋异常,欢呼雀跃。象一个初次见到大海的孩童,看到海滩上五颜六色的贝壳,眼花缭乱,新奇不已。我象海绵吸水一样,在三年多的时间里,几乎阅读了网上所有的文章。对我们江右文氏的发展脉络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
  也正因为如此,伴随年龄的增长,寻根问祖的念头和愿望愈加强烈。我把家里和聘用单位的电脑的主页定格在《中华文氏宗亲网》上。每天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宗亲网上签到,在获悉了网上大量的有关信息后,写下了十多篇研究族谱的文章。
  我的这些作法,引起了宗亲网高管,族谱爱好、收藏、研究专家文正超宗亲的特别关注。他以他丰富的阅谱修谱经历,依据我提供的不多的线索,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帮我查谱,并把整理出来的结果发到了网上。
  第二天早晨,当我象往常一样打开电脑准备签到时,首页标题一行大字映入眼帘:湖南湘潭县西潭冲支系。我的眼前一亮,心狂跳了起来,尽管西塘冲的“塘”写成了“潭”,但我知道湖南人发“塘”这个声音是不卷舌的,“塘”“潭”同音。
(五)
  我迅速地翻到网页后面:高祖父文祖倚,宇巽长子,原名德,字志衡。配盛氏,子一,寿92岁。没错,高祖父活到九十多岁。据父亲回忆:小时坐在高祖怀里,高祖逗他说,你不是文家的孩子,是捡来的。父亲生气地用高祖手中的铜水烟袋嘴在高祖的额头上敲起了一个包,为此还被祖父打了屁股,说不能这样对待咱家的老寿星。
  曾祖父文泽淙,祖倚之子,字万裕。配西塘冲袁氏,子二女二,寿52岁。是的,曾祖父虽然是独苗一个,但他自己却有两子两女四个孩子。听父亲说过,当时我家周围邻居都很羡慕我们家,说孩子多了养不起,少了又不行。两男两女正好,儿女双全,有后又有伴。可惜的是曾祖父有哮喘病,50岁多一点就撒手人间。我的父亲没有见过自己的祖父,更别提我了,而幸运的是我的曾祖母却活到接近90。
(六)
  
  母亲14岁嫁到文家,负责照顾福八甑哪唐旁稀>菸蚁秩越≡诘睦夏富匾洌磕甑氖鲁跷澹叶家业脑婺缸J佟W娓干帐率婺干帐率牛怀け驳纳蕉技性谝荒曛械淖詈笕鲈拢裕盖桌卫蔚丶亲×苏庑┤兆印
  母亲14岁嫁到文家,负责照顾年迈的奶婆袁氏。据我现仍健在的老母回忆,每年的十二月初五,全家都要为我的曾祖母祝寿。祖父生日十月十二,祖母生日十二月十九,三位长辈的生辰都集中在一年中的最后三个月,所以,母亲牢牢地记住了这些日子。
  祖父为人正直善良,心灵手巧,木铁瓦蔑的手艺都会一些。尤其是他有一幅热心肠,乐于帮人助人,乡邻之间,无论婚丧嫁娶,民事纠纷等,大家都会请他到场助兴或调解。为此,大革命时,各地农会雨后春笋般兴起,祖父还被众人推举为当地的农协负责人。叔公毛笔字写得好,算盘打的快,小时回老家,他还专门教过我打算盘,背三一三十一的除法口诀。
  我有两个姑奶奶,大的嫁到谭家,生了四个儿子。记得小时候在株洲转车时,还曾在谭姓表叔家吃过饭住过宿。曾祖母为了两个女儿不吃苦,把她们都许配给了湘潭市区里衣食无忧的人家。
(七)
  《六修谱》里所有关于我家的记载,都与父母亲的回忆一一对应上了。真得非常感激湖南桃园文正超宗亲的无私帮助,我们素不相识,只因一个“文”字结缘,让我多年的一个心愿得以实现。我提供的唯一正确的祖父的信息,不是名、不是字,而是号;况且慎斋这两个字的繁体字,一般人,包括我在内是很难辨认出来的。
  正是由于正超宗亲丰富的阅谱和修谱经历以及无私帮助,让我家八十多年前的族谱得以重现,从此可以明世次、序昭穆、知本源、敬祖宗。大恩不言谢!我衷心地祝福正超宗亲和他的家人:康健、平安、幸福、吉祥!
  在湖南文氏总祠在建的日子里,我曾汇去六百元钱聊表心意。虽然不多,但却是尽一个文姓子孙应尽的义务。我时刻关注有关文氏宗亲的新闻、发展和活动,感谢四海宗亲提供的网络平台。我衷心地希望和祝福:天下文氏一家亲!文氏兴旺,祖国富强!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关于我们|网站地图|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华文氏宗亲网. ( 湘ICP备14001527号-1 |

GMT+8, 2018-8-18 18:27 , Processed in 1.319247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