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中华文氏宗亲网 返回首页

文氏生物科技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zqw.cn/?632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人是会呼吸的梦

热度 1已有 85 次阅读2018-4-15 14:02 |个人分类:原创

                                                      【一】 不只是人会呼吸  

       呼吸之间,人自以为存在。万物都在呼吸,包括石头。天地都在呼吸之间,一刻都没有停息。

     人在宇宙, 可谓须臾,石头历经沧海桑田,也会改变模样,人却连灰烬都很难留下,人不知道石头也会呼吸,地球也有生命,凡事只要有开始,就会有结束。看似漫长的人生,与生命更为漫长的地球或者宇宙相比,就是瞬间,出气儿的频率不一样罢了。
   
      
真正深邃的思想蕴含在宇宙万物之中,谓之:道,即自然规律。人们侥幸获取一二,大可不必沾沾自喜,就像在海边拾到的一两个贝壳一样,那不是大海的全部,也谈不上一部分,是微乎其微。所以世界上究竟有多少未知的东西,人们穷其一生也探索不完。我们首先能做到的只是不停呼吸,借以证明自己还活着。


                                                                                     【二】只有人会做梦
     
人生百年,如白驹过隙,来不及思考的东西太多,尚待发现的东西也太多。
人,充其量是会蠕动的碳水化合物,有点像化学元素成了精,所有语言、文字、感情 ,甚至所谓的思想,只是一切其他生物和非生物不会的雕虫小技,在时间和空间当中,是微不足道的,说成幻象一点都不为过,其实就是一场梦。回忆过去,都会感叹;人生如梦!人还真的会做梦,晚上做,白天也做,俗称白日梦。

    是非恩怨,爱恨情仇,悲欢离合,亲情缘分等等,在呼吸停止之后,一切清零,死时才大梦初醒。纵有牵挂,或被牵挂,也无济于事,时间总会抹平一切,让一个人好像根本就没来过这个世间一样,比烟消云散还干净。就像你不知道自己的爷爷的爷爷长的什么样,你自己的孙子的孙子也不知道你长得什么样,因为他不再关心这个,彼此不在一个梦境之中,你就和他没了关系。流芳千古,或者永垂不朽只是人的一厢情愿而已,都很可笑。

   人却无时无刻不被自己的幻象折腾。生存的竞争,贯穿了人类的始终。争权夺利,明争暗斗,互相撕咬,原始社会这样,现在还是这样。只不过原来是争一块肉,现在是争更多的肉。都是为了饲养这个最终化为青烟的梦。从人的动物性的角度看,人和动物求生的模式是一样的。亿万富豪和贪官在某些意义上,和傻子不相上下,他明明知道自己需要不了那么多,但还是会去争取那么多,有些人甚至为此付出了生命。死的时候,他一定会后悔,他宁愿身无分文,也不想死,有点像传说中的饕餮,永远不知道什么叫饱,一直吃,直到把自己撑死。他们掠夺了别人的养梦的饲料,他们也提前失去了梦,但梦是没有重量的,所有人的梦都一样的虚无。

       
 只有人会做梦,人也就有了无尽的痛苦,永远的不知足,就永远的不能满足,像一个巨大的漏斗,填进去多少欲望,接着就会生产出多少新的欲望,欲望满足的同时,失望也随之而来。

      尽管如此,人生这个做梦的过程,还要面对很多现实的问题,吃喝拉撒一天都不能没有,不然梦就会被饿死。为了继续做好春秋大梦,人就有了进取心。仅仅为了吃饱饭,睡好觉,猪都能做到,但人希望比猪更浪漫一点,更高大上一点,猪不这么想。这样一来,人不仅要折腾现实,还要折腾理想。那就是在精神层面的追求,不断的想超越自我,超越现实,梦境随之华丽多姿起来。这是人类神性的一面,精神意义上的人,与其他生物还是有本质的区别的,故人类自恋的称自己为天之骄子。


     

                                                                            【 三】梦的轨迹


        人一生的轨迹, 从抽象的时间概念来说,就像一条缓慢蠕动的虫,带着时间跑的虫。如果用全息的方法把人的空间挪移连贯起来,人就是一条长长拖着尾巴的虫,在男女交合或者彼此拥抱的时候,两条虫粘合在一起,然后又分开,从全息图像上来说,像是虫子身体发了叉,没有什么美感可言,在人口拥挤的今天,挤公交车或者集会是家常便饭,黏在一起的虫体早就凌乱不堪,整个地球上的人类,身影越来越模糊,混沌一片,形成了会呼吸的一团云雾,五彩斑斓的梦纠缠在一起,形成了巨大的梦团。

       这团生生不息的云雾,创造着历史,改变着现实 ,制造着梦想,也毁灭着理想,建造着奇迹,也消亡着看不见的未来。在万能的神的俯视之下,地球依然平静如初,即使迪拜最高的高楼,仅仅像一枚绣花针一样扎在地球表面。大片大片的城市、乡村,不过是地球表皮的伤疤而已。人类的梦游走在地球的伤疤之上,人就成了嗫嚼伤疤的 寄生虫。

        人从小到大,到老,踏着时间的暮鼓晨钟起舞,伴着成长的喜忧吟唱,小小的个人世界,淹没在这团云雾中,尽管精彩纷呈,却也悄无声息。
          
                                                                         【 四】 梦的角度


      从个人的角度看待这个世界,大人物的权利让你望尘莫及,辉煌的成就让你顶礼膜拜,生活的压力让你喘不过气,社会的不公让你咬碎牙齿。凡此种种,还不足以让你觉得人是宇宙之中极其渺小的存在,因为你没有过多的时间仰望星空,也可能因为污染的原因,你看到的天空一直很低。你感知的世界是一个具体而物质的世界,外界多少星系,多少空间,与你关系不大,为几十平方房子的事,都累弯了腰,考虑银河系或者河外星系之外的事,的确有点力不从心,但是人可以在无限的宇宙空间中,有一点实用的东西,那就是转换不同的视角,在生存状况不太乐观的时候,多抬头看看天,看看夜空,对比一下是人大,还是天大,答案肯定是天大,人的渺小就显而易见了。


          渺小的人怎么会碰到天大的事呢?真有天大的事,遭劫就不会只有一个人,人只要看清楚天地、生死,就没有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了,因为大不了一死,而且再伟大的人也难逃一死,死都死了,天大的事还叫事吗?只要不死,就说明这事儿没天大。这样心境就会释然不少。如果人只会以自我为中心,那么人会把自己当成天,没有再比自己更重要的东西,一旦遇到死角,就钻不出来。人既然具备思考的功能,也就具备想象的能力,也有选择思维方式的能力。这个现实的世界,其实是被具有想象力的人在统治,就是那些经常抬头看天的人在统治。只顾埋头拉车的人连脚下的路都看不到全貌,只有听吆喝的份了。


       再换一个视角,那就是蚂蚁的视角。蚂蚁看人,人就是神,因为人一脚就能踩死很多只蚂蚁,一泡尿下去,蚂蚁的世界就会洪水泛滥,出现很多灾民,甚至有蚂蚁为此付出生命,厉害的人常说,我弄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但很少有人思考,我们为什么要无端的迫害一只蚂蚁,因为我们漠视了它们的存在,它们和我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虽然同住地球村,但地球是人在统治,其他生物只是我们的食物,不是食物的,我们就当它们不存在。但蚂蚁不这样想,蚂蚁因为看不到人的全貌,视野也不开阔,它会把人当做自然界的其他灾害混为一体,统统归结到不可抗力的范畴。



    如果把视角进一步调小,进入到微观的世界,只用把一粒沙子在显微镜下放大300倍,每一粒沙子都如同一个完美的小世界,让你真正理解那首诗: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无限掌中置,刹那成永恒。一片平常的树叶,在高倍显微镜下,甚至能看到细胞中的分子构成,直至碳原子,目前科学不能细分的竟然是能量的运动,像宇宙天体一样,运动速度惊人。但直到今天,人们也不知道能量的原动力从哪里起源。


         人自以为是地球的主人,那是人的狂妄与自大,其本质与一粒沙子、一片树叶没有本质的区别,也不能有太大的优越感,从能量的角度,是一样的。 宏观到微观,是智者的视角,人没有前后眼,也不可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但思维方式可以帮人来实现,具备多元思维的人,就不容易迷失。梦境的天马行空,实际上是人超越现实的最好表达,可惜华丽无比的梦,一声闹钟就把它惊碎一地。人生这个大梦,不也如此吗?谁没经历过梦想的破灭,这个人就根本没有梦想!

                                                                             
                                                                                       【五】梦不会终结


      人的呼吸会停止,但梦不会就此终结。我相信灵魂的永远。我们今生,此刻,只是和宇宙一起生长的一个阶段,我甚至觉得无所谓生死,灵魂只要不死,人就不曾真的死去,也未真的出生。这一世结束,只是这一世的梦告一个段落,我们置身这一世的梦境,觉得无比真切,吃喝拉撒睡,样样不少,喜怒哀乐愁,丰富多彩。可是不知道,大千世界,有一个主宰在幕后控制,我们暂且给他起个名字,叫做神吧。他其实是一个十足的游戏爱好者,设计了宇宙浩瀚的场景,也不放过细节的追求,特别是创造了这么多自以为是,这么爱折腾的人,人们自以为是在真实的生活,其实不过是神的玩偶,这个场景的任务结束,他会给你调换个地方,重新开始,就是俗称的轮回,有很多地方发现了再生人,能记起上一辈子的事情,足以证明这个游戏是多么的让人身不由己。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这个恢弘游戏的情节而已,可悲的是我们还那么投入,那么相信这就是我们的人生。

          
       我们的肉体只是这一世承载我们灵魂的媒介,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善待它,不然游戏就玩得不够尽兴。我想起童安格有首歌《游戏人间》:何不游戏人间,管它恩恩怨怨多少年。


       这个神,其实没那么神秘,我理解他就是自然规律,很多未知的东西尚待我们发现而已。无知者无畏,这句话不对,其实我们应该对神秘的世界充满敬畏。


                                                                            【六】梦的成长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我们总在无尽的追求,探寻未知的世界。好奇心强的人,甚至喜欢探寻别人的隐私,每次看到网上,偌大年纪的人了,还在费尽心思的偷拍女人的裙底,我就觉得好笑,太顽皮了! 科学家则在孜孜不倦的探寻宇宙的黑洞,杞人则在千年之前就在忧天,害怕天塌下来。今人和古人在好奇心上有着同样的爱好和担忧。

        而我们,被这个神没有赋予主要角色的游戏工蚁,被统称为芸芸众生,说具体一点是饮食男女,仿佛只知道吃喝,尽管如此,也有说不出口的理想和抱负,我清楚的记得,看过网上一个画面,一个年老的乞丐在当街向一个比他还惨的女精神病流浪者“示爱”,场面很是震撼,绝对超过“马震”!无论多么卑微的人,也有欲求。稍微自以为体面一点的人,大多也像横店的群众演员,想着不少好事,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出演个男一号、女一号什么的,残酷就来了。我在很多场景上就看出生活残酷的一面,虽然画面很养眼。例如:一个很大的楼盘开业,露天的舞台上,几个衣着很暴露的少女,劲爆的跳舞,观众寥寥,这不算残酷,天空飘着雪花,还刮着风,这是主要的,我就觉得残酷。一个很小的理发店,一大早,四五个奇形怪状的年轻人,在听也是一个红头发的人在训话,训完话,喊口号:好!很好!非常好!越来越好!我也觉得很残酷。如果看到城管粗暴的驱赶小商贩,画面就不那么养眼了,但一样的残酷。


        我被自己玩残的今天,超过以往吃喝无忧的任何时候 ,整天思考人这个东西,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是我的好奇心,和探寻宇宙秘密的科学家一样,虽然不一定会研究出什么成果,但不负责任的结论还是要有的。我发现人其实就是会呼吸的梦,总是被自己的梦牵引着,是好梦,是噩梦?存乎一心,一念之间。周国平说,首先是欲望,然后才有禁忌,然而事情还有另一面,那就是先有禁忌,然后才有触犯禁忌的欲望。我说:人性的弱点在很多事情上,一直会占上风,人和自己玩的时候,总是玩不过自己。这也许就是神在造人时设下的陷阱。他追求的是整个游戏的趣味性,对一个个体来说,却是复杂性,人有时候无法左右自己的未来,当程序进行到失败模式时,无论你怎样努力,结果就一个字:屁!因为你的欲望蒙蔽了你的方向感,虽然人的双眼长在前面,但看到的并不一定都有前途。

    只要你太执着于一件事情的时候,你就会为这个事情找太多的支持理由,到头来你会发现已经无路可走,这个时候,有两种选择,一是一条道走到黑,二是回头是岸,人们似乎更欣赏苦战到死的英雄,却对黎明前的黑暗时悄悄撤退的人嗤之以鼻,或者感到惋惜。我却坚信,还有第三种路可走,那就是静一静,先看清方向再走。思维的角度就是梦的广度,人的成功在某种意义上是思想的成功。太过现实的人,很难走出自己按部就班的生活状态,在台上跳舞的小姑娘们,如果总是期盼着明天的下一场演出,能挣上好几百元,而不是去想换一个不靠肢体语言来挣钱的工作,她的思想就会在身体的跳动中钝化,在音乐的引领下习惯,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真正成为玩偶。每次看春晚,我都为伴舞的、合唱的抱不平,他们只是画面,只是声音。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何尝不是这样呢?我们都是路人甲。太多人屈从于生活,就是我们缺少人类应有的神性的一面,梦的太具体,太执着于眼前的已有,缺少想象力,缺少稍微空灵的东西,偶尔有个远大的志向,还是买彩票能中一千万。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心无所住,放下执着。能够放下的前提是,我们先要看破,能够看破的前提是思想的高度,思想的高度需要思考,思考就需要摆脱现实的局限,摆脱的勇气来源于对生活的自信,自信的条件是我们还活着,活着就要呼吸。


     我们是会呼吸的人,我们有梦。有梦想就有未来!也只有历经过一些东西,才会明白一些道理,才会改变一些思维,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稚嫩的梦才会慢慢长大。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雨后彩虹 2018-5-5 06:51
写得好!点个赞!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关于我们|网站地图|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华文氏宗亲网. ( 湘ICP备14001527号-1 |

GMT+8, 2018-11-19 11:40 , Processed in 1.473365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